粤语也能有“神曲” “低幼”粤语歌狂吻156次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7 20:39

  何柏诚很清楚,这首歌之所以会红,是因为外界的吐槽和嘲笑,而不是真的欣赏,这是他意料之中的。“我们做这首歌就是希望引起关注度,当大家因为这首有点弱智的歌关注我们后,会很自然地去找我们之前的作品来听,然后就会发现我们其他作品不是这样的,我们并不是只会扮小丑。”

  何柏诚对南都记者说:“我挺抗拒的,我对舞曲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但在公司的游说下,他最终妥协了,答应在第二张专辑里尝试舞曲,“我相信公司是认真考察过市场才建议我们这么做的。”

  未来呢?何柏诚告诉南都记者:“我们会继续做这种好玩的、能给人娱乐感的歌,也会做一些音乐性更强、真正高素质的作品。既然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,那我们首先要把香港这个市场做好。”

  从第二张专辑《搜索拾音社》开始,何柏诚和李韬完全变了样,不仅音乐风格转成了电音舞曲,还把头发染成了彩色,两个小文青就这样变成了潮童。之后几年,他们连续推出了两张舞曲作品,却始终没有太大人气,直到去年的《不自然》。

  南方都市报7月24日报道 知道《kisskisskiss》在香港有多火吗?连容祖儿都在跳!知道这首粤语神曲怎么来的吗?两个小文青怎么造出它?

  好吧,后来换了曲风,哥俩儿还是没能红起来……

  露一小手

  Kiss那么多,累不累啊?!

  哈哈,原来5年前,他俩还是不知名的小文青……

  国语歌的洗脑“神曲”你们听得多了吧,粤语也能有“神曲”!最近,一首“低幼”的《kisskisskiss》粤语歌爆红,网络点击量也已超过100万!别看标题只有3个“Kiss”,但它具备了成为“神曲”的良好素凤凰娱乐(fh03.cc)质———全曲一共唱出了156个“Kiss”!

  “坦白说,做《不自然》时,我俩豁出去了。前两张舞曲专辑,我们都是按照自己的审美标准去做的,希望能做出真正高素质的舞曲作品,但后来发现这样不行……所以这次我们只想试试好玩的东西。”

  专辑去年底推出后,起初并没有什么反响,何柏诚一度相当沮丧:“我们把底线降到这么低了,差不多是扮小丑去取悦大家了,但还是没成功……我们觉得真没必要再做下去了。”

  他们被网民骂了出来……

  原来,那个视频是一位香港网民把当地新晋的天堂鸟、Feath以及拾音社这3支组合的M V串在一起、做成的一个MK-Pop(旺角风)小特辑,虽然内容是嘲笑这3支组合有多烂多搞笑,但就是因为这个视频,香港掀起了一股M K -Pop风潮,拾音社借着风潮被香港网民疯传起来。

  如果回放拾音社2009年首张专辑《色彩生活》,你根本想不到,它和《kisskisskiss》出自同一个组合之手!《色彩生活》是张城市民谣专辑,文艺气息浓厚,颇有林一峰的感觉。

  写起来很容易吧?虽然何柏诚坦言,写《kisskisskiss》就是瞄准洗脑神曲来写的,但要做出一首神曲也不是那么容易,“为了染头发,我坐了10个小时。其实,歌曲和MV里的每个笑点,我们都精心设计过。”

  这首歌的演唱者不是什么香港人气歌手,而是来自广州土生土长的二人组合“拾音社”。组合成军5年,发过4张专辑,一直未获太大关注,去年底他们推出新专辑《不自然》,当中的这首《kisskisskiss》突然让他们红起来,甚至连容祖儿都学会了跳MV里的“Kiss”舞!

  突然,有一天在香港

  拾音社于是把《kisskisskiss》重新挂到网上,结果首周的点播率就上了50万,现在已经突破了100万点击率,“100万是什么概念?香港700万人口,看我们这支M V的多是中小学生凤凰彩票(fh03.cc),几乎等于香港所有中小学生都在网上看过它!”

  何柏诚和李韬的目的很明确:做一首洗脑神曲出来!于是,不仅有了全曲唱了156个“Kiss”的《kisskisskiss》,还有类似的《菲士》。何柏诚对南都记者坦言,这两首歌他们正是按照神曲的模式去创作的。

  今年初,心灰意冷的何柏诚打算解散拾音社,意外发生了。4月初,一个朋友突然打电话给他,说有网民做了个视频,讲到了《kisskisskiss》,“现在很火”。何柏诚回忆:“朋友说那个视频已经几十万点击率了,整个香港都在说这事!”何柏诚这才意识到,好事发生了。

  为什么要唱“Kiss”?何柏诚说了个小故事。公司里有3个男同事,嘴唇都特别性感,很有综艺咖的感觉,“我们一直开玩笑说要他们搞个组合,名字就叫‘下唇很厚’,我们可以写首歌叫《kisskisskiss》。”后来,就真的写了出来。

  老实说,这首《kisskisskiss》是在吐槽声中蹿红的,香港网友嘲笑这歌“够脑残”———“几乎整曲都是‘Kiss’这个词,两人的造型也是山寨日韩到极点,MV更是拍得BlingB ling,简直挑战视觉”。但被骂得越厉害,这首歌就越火。如今,这首粤语神曲已辐射整个香港,拾音社也成了继张敬轩之后,又一“攻陷”香港的广州歌手。

  神曲《kisskisskiss》火热之际,南都记者专访了拾音社,听他们讲讲这首神曲背后的故事吧。

  何柏诚和拍档李韬当时只是星海音乐学院的大二学生,被一家叫“猴士娱乐”的公司签下,但因《色彩生活》不太成功,所以公司建议他们转型“视觉系”,做舞曲音乐。

  听说,以后,“拾音社”要两手同时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