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电影合理避剪课堂:剪刀手下的生存规则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7 20:39

  南都娱乐:那是不是说今后香港一个版本内地一个版本的状况会越来越少?

  第四课 血腥场面

  南都娱乐:《无人区》不是因为审查的问题到现在也没上吗?

  专家讲堂

  尔冬升:“《窃听风云》原本设想的是讲几个警察窃听到金融情报贪污腐败的故事,但内地投资商没有一个敢投,都觉得这样的主题有问题,后来我想了一下,建议在剧本里加入廉政公署这条线,这样就把主旨扭转,不是为了展现警察腐败,而是讲反贪腐。这样剧本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  罗志良:还是要分开来说,如果有个题材,在香港可能也是很厉害的,估计还是会要弄成两个版本,这是改变不了的,比方我完全拍一个跟性爱有关的,中国大陆也是不能过,但性爱也可以拍得很有艺术性,不是完全卖弄,这样的戏你也很难不剪。

  崔斯韦:这我就完全不知道了。各种消息漫天飞,从编剧来讲,不用考虑那么复杂,随它去吧。总有澄清的一天。我们消息人士特别多,但最终都证明是以讹传讹,烟雾弹这些东西没必要。

  崔斯韦:我觉得很正常,接受一点审查也很正常,不能说它完全不受影响,但也要看这个影响是影响了哪一方面,这也是(因为)我们没有一个准确的恒定的标准。我听到的是,如果电影局能够有一个很准确的硬性衡量尺度(就好),但它变成弹性的可高可低了,这从操作层面上来讲就会有一些问题,需要互相磨合澄清的。

  查看更多美图请进入娱乐幻灯图集 高清美图 图库首页

  究竟什么样的血腥场面才叫尺度范围内?电影局在审查时也会犯难,从其在几年前的答记者问中归纳如下:剧本写到“一通厮打”,或“厮打在一起”,但如果演变成电影效果是五分钟血淋淋的、遍体鳞伤的,或者带有教唆意味的厮打,就不合适了。

  中国电影合理避剪课堂:剪刀手下的生存规则

  ② 春娇去体检的原因本来是吃避孕药,剪后变成前男友不肯戒烟。

  第一课 主题立意

  专家讲堂

  在商业动作片里,爆破场面从来都是卖点之一。然而华语电影总是无法像好莱坞的《变形金刚》之类炸得血脉贲张、酣畅淋漓,除了投资所限,最重要的是,有些地方并不是想炸就炸,可能引起观影不适。《碟中谍3》在引进到内地时,上海南京路上的飞车追逐场面都有删减,《变形金刚2》则干脆让东方明珠凭空消失。

  三观正确,不可偏离国情

  南都娱乐:那你有什么避剪经验吗?

  南都娱乐:你心里是否有把尺,了解哪些东西不让拍?

  所谓三观要正,即无论什么电影都应该宣扬正确的价值观导向,不能跟国情脱离太远,名曰“不能违背生活真实、艺术真实”。作为审片委员会成员的赵葆华就点名评价《气喘吁吁》、《无人驾驶》、《无人区》等片有违此原则。即便是商业电影必然涉及的正反对立元素,也决计不可以搞出邪能胜正这样的主题,这似乎是会引起观影不适的。即便正面角色偶尔脱离常轨,最后也一定要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价值取向。

  陈木胜:“在香港可能实拍的时候比较困难,很多街道出借困难,但并没有对具体的爆破地点限制,我炸车、炸楼,还炸过很多次会展中心(笑),但可能在内地,有些地方是不可以拍爆炸场面的,那些地标性建筑有特殊含义。” (参考教材:《全城戒备》)

  第七课 台词

  《深海寻人》

  第五课 鬼戏

  崔斯韦:电影局一般都会给非常明确的意见,像宁浩的项目,拍完片后,对血腥、凶杀,包括整个电影调性上的晦涩,电影局都会提得特别细,细到几分钟几秒哪一个场面过于血腥,哪一个人物的状态、角色的设置有问题。

  崔斯韦:“粗口没什么好改动的,就是要直接删掉。”

  崔斯韦:我跟宁浩合作的项目在剧本阶段,修改的意见很少,而且都是在可修改范围内。有几个层面,有的时候就是会提到线索更清晰一些,比如会提到警察形象问题,警察的办案程序要求我们去调查,这是不能篡改的。比如我们办案是发动“人民战争”,通过基层人民群众提供线索,好莱坞就是通过线人提供情报,办案方法不一样,拍电影的时候是要遵照这种现实,要写成一个警察养了十个线人,也不可能。所以站在他(电影局)的立场,这种要求不过分。

  冯超:“我们《绝命岛》不会像《无人区》那样将故事的核心发生地就放在内地,所以我们在一开始就强调故事发生在东南亚,这样就避免人们拿故事背景说事,引起一些麻烦。”

  《风声》里有大量展示酷刑的场面,但高群书认为这是为了考验人性、 表现主题,所以从不担心能否通过。

  《无人区》

  《窃听风云》

  《画皮》是传统聊斋鬼故事,但最后上了大银幕,鬼就成了狐仙。所谓“鬼片”其实无鬼已经成了所有内地恐怖片的共识。但“鬼”又实乃制造恐怖氛围的绝佳工具。于是,基本上,所有惊悚恐怖片导演都学会了这件事,那就是只在心中有鬼。

  ③ 高静打电话给Simon,说想得到他的帮助,以能见到陈国栋。这一段草草带过,将高静遇到的种种面目丑恶的怨灵事件全部删掉,包括一个烧着元宝的阿婆,一个缺掉半个脑壳的男鬼,一个身上有黏液的男鬼,层层递进之后,才有高静神经逐步崩溃的结果。

  罗志良:“《画皮》剧本最早是以周迅饰演的狐妖为视角出发写的,这就变成了一个坏人的故事,后来整个调整是以陈坤饰演的将军的角度出发,故事就没有任何问题了。但其实总的来说,都讲了一个爱情故事。”

  ③ 郑秀文的大肚造型紧接在陈奕迅的原版结尾中,但删改后也无缘得见。

  专家讲堂

  中国电影合理避剪课堂:剪刀手下的生存规则

  ② 删减前,跳海诈死的爸爸李天恩再度出现,他拖着一条残腿独自走进教堂,向上帝忏悔祈祷,希望能和家人团聚,之后,教堂的门突然打开,有人笑着走进来,正是女儿和她青梅竹马的男友要在这里举行婚礼,是一个大团圆结局,但在内地版,则仅仅定格在古天乐忏悔这里,是一个开放式结尾。作出这样的修改,可能是不希望过多宣扬上帝的力量。

  别特写,拍拍全景就好

  ② 删除了狐妖捧着高大哥血淋淋的人心的画面。

  《无人区》接受一点审查也很正常

  高群书:实际上我觉得什么都能拍,包括有人跟我说鬼片里不能有鬼,但我从来没有听到权威部门这样说过,可能有人会说“文化大革命”不让拍,但《山楂树之恋》不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时候的事吗?所以其实是没有什么硬性的规定。我觉得是有些人喜欢把失败推到这上面,这是很不好的风气,他们把失败无能推到审查、体制上头去,这纯属于找理由。

  宁浩御用编剧崔斯韦:

  重要看你表现的目的是什么

  看明星八卦、查影讯电视节目,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.sina.cn

  ② 刘烨扮演的爱国士兵,跪在地上,被活生生砍下头颅。导演删掉这个部分,以免刺激部分观众的敏感情绪,因为“跪地”这个身体语言。

  高群书:“有些东西是要回避的,不能暴露太多作案手段,不能过细展示杀人过程。还是要尽量展示光明的东西。” (参考教材:《西风烈》)

  崔斯韦:“剧本里写到比较天马行空的涉警部分,都会被指出来,让我们去调查真实的警察办案过程是怎样的,虽然可能呈现在电影上没那么戏剧性,没那么好看,可那就是我们的国情,这是必须得符合程序的。” (参考教材:《无人区》)

  尔冬升:“暴力血腥场面,就直接拍全景,不要拍特写。”

  ② 陈奕迅饰演的黑帮大佬成功逃脱了警方追捕,继续干着走私的生意。删改后,变成了被警方逮捕。

  南都娱乐:在《无人区》剧本阶段你收到过哪些修改意见?

  第三课 爆破场面

  冯超:“跟好莱坞的同类型电影相比,我们必须作一些调整,比如说我们要在故事上下功夫,而不是花时间去渲染血腥和暴力的场面。(《绝命岛》里面)我们花了不少钱去做一些机关,比如地上全是高度旋转的风扇,演员被吊在半空,但是电影本身我们没有正面展示肢体的残缺、大量的血浆这些东西,顶多是演员身上或者脸上抹一些血,我们不能满足一些重口味的观众。”(参考教材:《绝命岛》)

  只可心中有鬼

  审查之后很多片子都会得到修改意见,例如大名鼎鼎的《色·戒》,在此也不赘述。事实上,近几年电影依然存在不小程度的删减,以下是集中展示,对比之下,读者自行体会这些删减与情节的关联。

  《志明与春娇》

  尔冬升:“情色场面很好拍的,用两台固定机位,只拍男女演员的脸部特写就可以。”(参考教材:《门徒》)

  罗志良:我听说是不多的。就是在最后对刘若英饰演的警察绑架小孩那里有些意见,但其实他们是认可一个母亲到了某一个绝境是会有这样的想法的,但你就是要很小心把为什么这个人物要有这样的作为拍得很清楚,不能不把心态交代清楚。

  罗志良:“《连环局》原本最后刘若英饰演的高级督察也有一场真正的绑架小孩的戏,但后来修改了,还是觉得警察不应该以暴制暴。”(参考教材:《连环局》)

  罗志良:我觉得是因为我们以前不太懂,只是在香港听到很多人的转述后就以为是很多东西真的不能拍。但其实很可能只是我们看问题的观点不同,往往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点,我相信《窃听风云》的改动也是不大的,跟他想要表现出来的东西。

  中国电影合理避剪课堂:剪刀手下的生存规则

  ① 片名改掉,从《黑爸爸》到《一个好爸爸》再到《我们这一家》,片名大走温馨路线,完全想象不出是一个与黑社会有关的电影。

  专家讲堂

  《风声》导演高群书:

  专家讲堂

  为了净化荧屏,台词上的粗口是从剧本审查阶段就要杜绝的。没有所谓以粗口反映人物个性这样的借口。

  崔斯韦:比如说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类这肯定是不行。一旦涉警,会通过公安部审查,所以也要遵守国情。

  第六课 情色场面

  避剪秘籍专家团队:尔冬升(香港导演,曾执导《窃听风云》等影片) | 罗志良(香港导演,曾执导《荒村公寓》等影片) | 高群书(内地导演,曾执导《风声》等片) | 冯超(内地导演,曾执导《绝命岛》) | 崔斯韦(宁浩御用编剧)

  《等着你回来》等一切号称有鬼的电影,最后你都会发现,统统是主角精神有问题,电影里所经历的一切,基本到最后那都是一场幻影。

  高群书:“如果《风声》没有酷刑,怎么能够表现英雄人物的意志呢?这是出发点跟立场的问题,你是为了考验人性。拍电影不可能没有对立面,不可能没有残酷,不可能没有暴力成分。很多香港甚至好莱坞B级片在中国是不太适合,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把这些场面提升,仅仅是在做技术化的展示或视觉的展示。”

  ③ 张达明和谷德昭讲的不少涉黄段子,诸如“阳痿”、“男性器官”这些台词变成了“肺癌”和“股市”。趣味也减了不少。

  《全城戒备》导演陈木胜对爆破场面颇为小心,因为“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炸”。

  罗志良:“电影里的情色场面不是为了露而露,虽然这是一个噱头,但我是很赞同冯小刚对《非诚勿扰》里舒淇那场洗温泉的戏的解释,就是一个身体象征,赎罪式的洗去过去的罪孽。我这次也是这样说服自己说服演员。当然像《色情男女》,这部电影到内地来肯定要删减,但我相信说不定两年后这样的题材在中国大陆也可以过了。只是如果我要拍一部纯粹的情色电影,性爱场面是必要的展示,这种类型片,内地这一块估计还是很难。”(参考教材:《荒村公寓》)

  香港恐怖片导演罗志良:

  ② 任达华等四人嬉笑着骑在自行车上去“开工”的场面被加了个画外音:“我们决定去自首”。可他们都明显笑嘻嘻的,造成观影疑惑。

  ④ 未剪前,小凯给高静留下有事实真相的录像带,但死去的陈国栋发力,最终使高静并没看到自己发狂才伤了陈国栋的事实,这一段也被删掉。同样原因,不可以有真正的鬼。

  ① 有受难妇女被日军从背后强奸的镜头,正面几乎露点,妇女表情痛苦。

  高群书:武器永远没有问题,就看谁使用武器,和怎么使用武器。我是不相信那些技巧信条的,这仅仅是万分之一的,不是根本。其实就是整体表达的问题,当你整体表达有问题的时候,你的细节就会出问题。甚至同样一个细节,在不同的整体表达里,它的效果都是不同的,比方拿枪杀人,如果你以法律的名义去杀人,那叫判决,那以滥杀无辜的名义,那就是犯罪了。别人杀人的时候你去阻止,那叫见义勇为,否则就叫打架了。

  《大搜查》

  《画皮》

  罗志良:“其实我所有的电影都是没有真正的鬼的,我都不相信有鬼的,这是内心想出来的,我一直相信寂寞的人内心是最恐怖的,寂寞的世界是最恐怖的,一个人在家里面听到一些东西是最恐怖的,但你真正见到就不恐怖了。”(参考教材:《荒村公寓》)

  ① 删除了王生与狐妖的真实激情戏,这处删减影响了剧情,让人疑惑,为何王生对狐妖就那么死心塌地地相信,直到自己的老婆出事才恍然大悟。

  中国电影合理避剪课堂:剪刀手下的生存规则

  《我们这一家》

  南都娱乐:你怎么看待避剪这件事?

  高群书:审查制度面前,我认为其实手段都不是凤凰娱乐(fh03.cc)问题,你要表现什么都不重要,是要看你表现的目的是什么,张宏森曾经说过,你不要问我什么能拍,我要问你怎么拍。这句话特别好,说明同样一种东西,看你有什么方式,你是要展示暴力,还是要用暴力说事儿,有的人是迷恋暴力的,有的故事情节就要求你没有血腥暴力就不可能完成故事,完成人格的升华。

  

  ① 志明前女友被发现出轨的原因,原本是她两个手镯间不小心夹了一根不是中国人的毛发,删减后变成“她的手镯是志明买不起的”,刺激和搞笑程度大减。

  南都娱乐:《荒村公寓》在过审时有遇到问题吗?

  常常听到某导演、某制片事后大吐苦水,电影之所以沦为烂片是因为电影审查的剪刀手把精华部分都剪掉了……这究竟是不是每个电影人的心声呢?风传宁浩的《无人区》迟迟不能公映,就是因为苦恼不晓得还能怎么改、怎么剪。而前不久,尔冬升导演也大谈在内地审查制度下他的独门避剪方法。由此可见,在内地审查制度下,不仅是那些所谓地下电影、文艺小片,就连本着娱乐去的商业电影,也要学会合理避剪。随着各电影创作人对审查制度的认知加深,这几年,这场戴着镣铐的舞蹈还是有人跳得相当漂亮,《风声》的血腥暴力,《画皮》的鬼神之笔,都做到了既不触及红线又没有伤害电影的可看度。既然合理避税都可以开班授课了,关于电影合理避剪的种种门道,也完全可以收徒讲授。而我们请来的专家,那统统是在商业片领域熟谙生存之道的,有志在此的赶紧搬好小板凳听课啦!

  只拍脸部特写

  

  罗志良:“尔冬升拍吴彦祖被打那场戏,并不是实拍,而是通过凤凰彩票(fh03.cc)门板的响声来突显他被打得惨烈。这样操作,其实更有戏剧张力。”(参考教材:《旺角黑夜》)

  参考教材集中学习  审查前VS审查后

  

  《南京!南京!》

  

  专家讲堂

  ① 红色绣花鞋鬼的故事完全被剪掉。 因为不可以出现真正的鬼。

  ③ 有良知的日本士兵角川与慰安妇百合子的“激情戏”,拍了但是也被导演自行删掉,陆川解释说,肯定在审查过程中通不过。(那干嘛还拍呢?)问题不完全出在“性”上,也可能是通过这段唯美的处理方法,导演的立场会让观众觉得是在摇摆。

  南都娱乐:那你收到的最多修改意见是哪一类?

  第二课 涉警题材

  崔斯韦:实际上,在我们的角度来讲,禁忌并不多,当然要考虑,但更多的考虑是制片人跟导演。我这几年参与的项目,可能更多是大家会提个醒,就是在哪些地方不要太过了,毕竟没有分级,打斗凶杀等场面不要太过就好。其实,我并不认为审查制度是个问题,电影质量不好归根结底是我们整个行业水平太低。

  ② Simon在面馆吃面时遇到面貌狰狞的饿鬼,由于此处完全被大陆版删除,于是接下来的Simon在大街上呕吐的场景就变得很突兀。

  罗志良:其实审查并没有放很多关卡,原先我们想的一些可能通过不了的东西结果都过了。还是那个问题,就是你不是单纯靠这些元素吓怕谁,而是每一环都是有原因的。老外的惊凤凰娱乐(fh03.cc)悚片是喜欢卖血浆的,我是不喜欢的。

  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炸

  基本上,所有导演在这个问题上都门儿清,阖家观赏的电影三点不露是根本,拍了也是白拍的,除此以外,就是不要把激情戏当成动作戏来拍,少展现过程,或以朦胧诗的手法呈现结果,就可以了。

  我国的涉警作品,在交给电影局审查之前,还得先通过公安部这一关,需要获得公安部的批文方可拍摄和上映。相较于其他题材的商业电影,涉警戏的审查细致到案件在哪一个地区、哪一个时间段发生,甚至办案手段是否符合国内情况等等。中国电影理论工作委员会委员赵宁宇就曾爆料,“XX电影准备立项了,结果题材地区的几个人进京了,到XX委抗议,这么拍就是侮辱我们。”

  编剧导演集体讨论:避剪这事儿,行得通吗?

  《文雀》

  南都娱乐:你自己会提前考虑到的避剪内容有哪些呢?

  以前是我们不太懂

  南都娱乐:你怎么理解内地的审查制度?

  ① 张国立扮演的其实是反一号,是整个绑架事件的幕后主导,修改后在剧情中段反转,摇身一变成为了帮助警方破案的警察,就此我们基本看到了另一部《大搜查》,而且剧情极为生硬,叫人理解无能。

  模糊细节,尤其案发地、案发时间

  南都娱乐:据说公安部那边对《无人区》也有些意见?

  南都娱乐:那你怎么看之前《绑架》在内地的删减?

  采写_本刊记者 张燕 艾辉 宋寻

  粗口还是剪掉吧

  ① 拿掉了几个小偷街头连环盗窃场面,电影的华彩篇章看不到了。

  专家讲堂

  南都娱乐:香港导演要吃透内地审查制度是否有很多困难?